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selle's

inner peac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請看看這本雜誌怎麼樣?”  

2012-02-25 23:37:13|  分类: 關於“拉闊”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某天從深圳乘坐動車回廣州,剛開車,身邊有個微胖的男人坐下,突然抽起前座椅背袋中的雜誌,放到我面前,說了句:“看看這本雜誌怎麼樣?這是我們做的……”正在看着《世界时装之苑》的我頓然差异并且有那么一些不耐烦。原因有二,第一,本来就生怕太过热情的人,无端端和我搭讪,我会不知所措;第二,我正在看着我的杂志,正准备投入文字,突然被人打断,觉得对方不懂礼貌。

       接下来十五分钟内,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结束我与这男人之间的谈话。

     “怎么样,怎么样?我们的杂志做的好不好看?”男人用催促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 “我先看看吧。”我回答道。因为我才刚刚打开杂志,还没有仔细阅读,他便追问,我怎能回答得到。其实我最不解的是,为什么会问上我?是因为我在看着一本时装杂志吗?一个看时装杂志的人就会给出一个很中肯的答案吗?一个看时装杂志的普通市民就会能够说出一本杂志的优缺点,而且是能够得到对方的认同?我一边翻开杂志,一边在想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 “挺好的,内容很丰富。但是还是可以做得更好一些。”翻完整本杂志的我向男人回答道。这只是一个草率的回答,因为我没有深思熟虑过。   

      “我们的内容就是为了给动车上的乘客看的。有两种刊本,一本是品质生活刊,一本是关于动车的资讯刊。”男人用急速辨析的语气回话。

     “嗯,挺好的。”我再次草率地回答。

      因为男人的回答并不是针对我的话,而是他想突出他们做的杂志很好,不知是不是自己敏感,我感觉到这个男人极力推荐杂志给我看,就是想得到读者的一句赞扬,想从乘客口中得到认同。

       我想赶快脱离这段对话,我迅速地戴上耳机,继续翻看我自己带来的杂志。后一段时间里,我一直在想关于“这本杂志好不好”的事情。因为觉得自己回答太不好,其实可以回答地更好。

       在我翻阅完杂志的时候,知道这并不是一本好杂志,因为坐这么多次动车我从来没有翻开过。一本杂志,如果你得知所说的内容没有什么可取的,自然就一直不会再翻阅。有吸引力的杂志,在第一时间就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当时候,在看杂志的期间,我有问自己:是不是自己觉得不好看的杂志就不是好杂志了?我凭什么可以断定一本杂志的好坏?我只是根据我对杂志的认识和个人观点来判断这是否是一本好杂志。在眼下这本动车上休闲阅读的杂志,固然有可取之处,但是毕竟不必要的内容太多。

       杂志的可取之处有两点:一个是有做关于铁路方面的内容,另一个则是排版风格。

      印象最深的是杂志中有个专栏是写关于旧火车站故事的,这是整本杂志唯一认真看完的专题。这说的是一个名为“清华园”火车站的故事。因为专题在告诉我一个有关于火车的历史故事,对于我这样好八卦的人,看一个专题能补充一些暴发户知识,当然乐意去仔细阅读。专题内的图片亦十分出色,将古老的火车站拍得十分具有文化气息。将杂志翻来翻去,一直忘记不了这个专题,看了这个专题,有种冲动去“清华园”火车站走走。

“請看看這本雜誌怎麼樣?” - deselle - something wrong

(“清华园”火车站专题图片)

       杂志的第二个优点就是排版。原本对其排版并没有多大的印象,是今日去百度找回有关这本杂志的时候发现,他们的排版并没有令人不愉快,反而整洁大方,有很好地处理了标题、文章与图片之间的关系:中文与英文的字体都选用了等线体,图片会次于文字排在杂志的右边页面,按照中国人的阅读习惯,很好地让图片作了文字的解析,也令读者在较为长篇的阅读中得到一小段的休息。如果英文字号能比中文字号再小一点就好。如下图所示,英文字号明显比中文字号大,会令中文字失去了重要性,作文以中文为主语言文字的杂志,不能让外语言文字字号大于主语言文字字号。其实,比起《芭莎》,它算优秀一类,小小的杂志都能做到再排版上严谨,为什么《芭莎》可以在排版上差得如此离谱?离谱到,阅读的人看着杂志会产生不安的情绪。

“請看看這本雜誌怎麼樣?” - deselle - something wrong

(杂志排版示图1)

“請看看這本雜誌怎麼樣?” - deselle - something wrong

(杂志排版示图2)

 
       想想这本杂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也让我想了很久,心理明确的感觉是不喜欢,但是又表达不出为什么不喜欢。看完《世界时装之苑》之后,我就背靠着座椅,闭目听歌,一边听一边在想:究竟是什么让我觉得这本这么不好。如果一本杂志让我不喜欢,最大的原因都是其有关“品质生活”部分的内容太“消费”。在这本标榜“品质生活”的杂志里,当然少不了时尚的板块,包括:名酒、名牌时装、名牌手袋、名车、名旅游地等等。这令我想起了别人形容时装编辑的一句话(大概是这样的):每月拿5000块钱工资的人教那些每月3000千的人学习每月上万的人是怎么消费的。这个国家的消费情况已经认证了所有时尚杂志有教的那样,名品、名品还是名品。消费者消费的不是自我需求层面上的物质,消费的是虚荣心,消费换来别人对自身羡慕的眼光。中国在经历着十几二十年前日本、香港那种疯狂购买奢侈品的消费时代,有人话这个时代之后就会变得踏实回来,重新将着力点放在文化上。每天经过报纸亭,几十种杂志,80%都是“品质生活”类杂志,教人消费名品,其中比起动车上这本杂志做得精、高端、更物质化的多不胜数。假如能在动车上得到暂时休憩,逃离城市生活的喧嚣,将乘客暂时带进一个“桃花源”,感受一下不物质的洗礼,感受一下火车文化,我想这样的话比起做那些无处不在的“品质生活”来得更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 这本杂志代表着市场上很多不起眼但却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杂志氛围,都在追寻“品质生活”,叫读者用名品堆砌“品质生活”。这是一个审美消费时代,再怎么不喜欢都没有办法,市场就是这样运行着,说再多的“品质生活靠的不是物质”都无用。当人们消费奢侈品到一个极致的程度之后,又会发生一些怎样的消费模式?又或者时代会发生些什么是来影响着消费者的观念?到时,报纸亭上的几十种杂志又会有怎样的消费教学?会不会回到最基本的美学传播上?拭目以待一切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 在结尾,我终于得知这本杂志的名字——《和谐之旅》。这件事已经发生在三个星期前,由深圳返回广州的动车上,下车的时候我就想写这篇博文,拖到现在,我仍然能记得这么多细节,厉害~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