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selle's

inner peac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A Window,a mirror  

2009-06-02 22:52:37|  分类: 關於世間美事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“A Window, a mirror”,能從中感受到這般寬廣的內容含量,眾多名筆的參與,令我更加相信它裏面的文字說服力。從它看到這個世界,看到世界上部份城市的故事,生活在另一半球的人類又是怎樣繼續譜寫著他們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往日透過窗戶看到外面的景色,那只是四邊框的局限,即使探頭伸望,也只能瞻仰到世界上其中的一個微妙的小Corner。畢竟地球不是平的。每天在地球上發生地事情不計其數,今天在Cosmo上看到了Marc Jacobs與其男友的訂婚消息,昨天又聽聞豬流感的擴散速度有增無減,或是Obama又沒實現對美國的某一條承諾……新聞每分每秒都在刷新,有人面臨受苦受難,也有人正風山水起;有人死於戰亂,也有人死於疾病,但出生的人正逢上“太平盛世”。

       在紐約,酒吧文化正飽受電視這個主要的傳播媒介的全面扼殺。每一個地方酒吧集中地帶便是最美妙的風土人情“博物館”,盡情放縱自己的進行情感交流,談天說地,懂享受生活得人都會彙聚於此探討社會文化。小小的酒吧卻因為電子媒介的逐漸發展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邊得愈發地少,只知道被五花八門的電視節目吸引。人們已經淡忘了曾經在酒吧發生過的偉大事蹟:著名的詩人Dylan Thomas在紐約西村的White Horse Tavern痛飲18杯威士忌后死去;同樣的地方,作家Norman Mailer和同伴們飲酒高談時,產生了創立《Village Voice》的偉大念頭……酒吧曾經是紐約客尋找寧靜與知心的歡樂小天地,再想回到過去,會有多難。

        不曾知道Cancan舞是巴黎紅磨坊的原創舞,時光如果可以返回到1858年夜夜笙歌的紅磨坊前,那可是多么具有時代個性的一幕。如今,紅磨坊不再,不再代表一種歌舞文化的、影像文化的,更不是一種快樂的生活方式的Tecktonik出現在巴黎。或許沒有人說,街頭的Teens們還是會覺得跳Tecktonik是為這大都市注入一股新鮮的潮流血液文化,但是只要知道Cancan魅力的人,就明白跳Tecktonik是多么愚昧的舉止。現時沒有絕對反叛的精神,大家都覺得要叛逆才入時,才活得精彩,跳Cancan或是跳Tecktonik都是反叛象徵而已,我們很反叛!No,別拿今時今日的大眾潮流與過去某種文化現象作比較,沒有可比性,根本的性質都不相同。無性、無迷藥、無酒精的“文化現象”太安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新西蘭Wanganui的名錯了155年,現在才來矯正,應該為Whanganui;伊拉克的Barsra在戰爭廢墟上重建東方威尼斯,聽聞甚至可以和迪拜相媲美;羅馬建立吉普賽“集中營”又再牽起人們心中曾經對“Ghetto”(城市中的猶太居民區)的恐懼;真想去看下日本人想盡一切辦法都想保住的筑地漁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地球上實在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,世界之窗何其之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